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香河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04|回复: 1

一位女性在北京地铁哺乳,被批“裸露性器官”引发争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 06: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事件评论         http://bbs.tianya.cn/post-free-5324380-1.shtml

  任何一件社会事件,背后都参杂着一定的不同程度的文化和思维,这种文化和思维的好坏将影响着社会的价值观,以及社会公民的是非判断,这在信息高速发达的时代是有益于中国人文化和思维进步的,当然前提是在正确的公众判断之后。如同公众场合吸烟事件,至少我在一些饭店用餐时,只要是店家明令禁止的,饭店里的客人是不会进行抽烟的,这既需要一种维护公众环境的共识,又需要一种社会性主导,对于有利于社会文明进步的事。
  但文明不是狭隘的,也不能用有色眼镜来观察。如同在公众场合为人母的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必须对孩子进行哺乳,这既是解决孩子的哭闹给其他乘客带来的困扰,同时也是母性动物的天性使然,也许有些人认为妨碍到了自己,但如果能做到帮忙遮挡是最佳的,如果做不到眼不见为净即可,没有必要再在网络上暴漏更多给公众,这必然是侵犯到了人家的隐私,法律程序上来说足以捍卫相关权益。
  文明不是一种矫情,文明也不应是一种洁癖,我们针对文明可以做的事不能像扫黄一样,需要给民众增添一点鼓掌的动力时,就将早已泛滥的黄色场所清理一遍,这并不能真正让民众鼓掌,同样的招数使用多了,大家当然知道有什么猫腻。老爷们可能以为,打着为民除黄的牌坊,国人安敢不喝彩鼓掌以迎乎?但当这些风月场所背后的老爷们被揪出来之后,民众可能连骂街的兴致都没有了,何必自欺欺人呢?
  文明所需要了解的实质是,了解一件事或关于人性最基本的事实,从而通过对事实所存在的问题进行研究、论证并切实地征求民意,然后通过相应的设施或法令,尽可能的将有损于文明的事控制在对公众最小的伤害范畴之内。譬如公众哺乳事件,我们希望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崇尚自由的社会,那么自由的社会所面临的是不同的人所具备的不同自由意识,也就会存在冲突,那么如何解决?首先发微博,用社会公器来进行指责和曝光非郑虎部门人员的个人隐私肯定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反而会激化两种甚至多种不同人群的意识矛盾碰撞。
  解决之道必然还是要在郑虎身上,针对带孩子乘坐群体,面临不同声音的指责,郑虎部门到底是如何看的?是否觉得这些带孩子的群体是弱势群体?毕竟每个人都要经历在母亲怀中成长的那几年,母亲的艰辛可能只对于亲属之间可以感同身受,而对于旁人就没有那么多的体谅,郑虎不是旁人,是这个国家公民用血汗钱所养育的郑虎,应该积极解决民众们所遇到的难题。那么在公共场合建立哺乳室是否应当成为行政思考?
  如同扫黄一般,我们都知道性产业在中国有几千年的历史,无论哪个朝代,也无论哪个郑虎,它从未消亡过,不是说
它已经成为一种中国传统,而是说它的存在有着一定的市场需求和抗打压中存在多种变异性。我们自然认为这是违背社会文明的一件事,但我们却无法将这个产业从我们的社会中祛除,那么我们需要做的是如何将这个产业正规化,通过法律的程序取缔不合格的地下性产业,坚决打击郑虎官员参与或在幕后做相关产业的保护伞,在阳光下建立起合法的,将人性之恶减到最低程度的一套程序。文明的建立必然是有着一套相对应的操作系统,同时配备正确的价值观和绝大多数民众具备共识的软条件,所以文明靠谩骂不解决任何人性之恶。
  那么来谈一下该事件的重点所在,我们以为该事件是围绕着为人母的女性到底应不应该在公众场合哺乳,其实该事件所暴露出的更严重的问题在于:“新社会下所产生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观念”。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有两种解释,第一种是古代要求寡居的女子不得改嫁,改嫁即是失节行为,是故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并要求男子不得娶寡居女子。按照该事件曝光者的思维,喂奶的妈妈是在广庭大众之下哺乳是做了失去贞操这般严重的事,所以才要在网络上进行曝光和谩骂。
  对于这个思维,应该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现代社会女性的贞操应该如何定义?如果女性的贞操超越了母性的光辉,那么是不是在说明我们的社会连最基本的人性使然都无法尊重?以前也经常见一些网友针对在公众场合哺乳的女性骂做是“不要脸”,那么这些网友有没有想过被哺乳的孩子饿坏了怎么办?
  我们所具备的自由观念,必须应当是尊重、理解他人和遵守社会共识规则之下的自由,而不是随心所欲的自由,我们对他人定义“不要脸”这三个字时应当慎之又慎,需要了解了事件发生的前后因由,进行思考之后再去定义,虽然我们的定义不一定每次都能掀起类似该事件这般的轩然大波,但毕竟我们也是文明产生的个体之一。
  我们作为社会的普通公民,没有特权可以享受,没有最佳的社会保障来消除后顾之忧,那么我们就应该少一些当权者的权力思维,而是应当多一些普通民众的权利思维,我们在面对文明也好,面对社会缺陷也罢,不应像古代社会一样拥有广泛的“女人为难女人”的陋习,而是应该多一些尊重和自己一样的弱势群体,相互帮扶,同时针对不合理的社会现象,要求权力者积极解决,从而促使一个文明社会的建立。不仅仅是当众哺乳这样的事,包括强拆、养老、医疗、教育等等社会问题。当我们的思维是从权力者转变为权利者时,这个过渡才能让我们的社会更加美好,才有资格迎来一个民主的、法治的、长治久安的家园。
     新“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观念不应该产生,对于我们这个现代化日益浓郁的社会,底层人为难底层人的事还是少一些才好。至少在我看来北京的地铁并不比乡村的公交车有什么高级之处,如果中国人都歧视中国人,那人家外国人歧视你的时候又何必一脸愤恨呢?一点也看不出“北京往事网站”是一个公益组织,反而觉得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而真正的公益组织应当像“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般呐喊:“第一时间进行母乳喂养是每一位哺乳妈妈和宝宝的权利,包括在公共场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vok1oAc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6-4-25 21: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